【渡航谈古】 今日桐乡谁爱我,当时我自爱桐乡

2018-01-04 admin www.chenyaohu.com 阅读(185) 我要评论0

【渡航谈古】今日桐乡谁爱我,当时我自爱桐乡【写在前面】几年前,有个朋友对我说,岳飞当年抗金是从江西某地,打到福建某地,然后又从浙江某地,打到常州某地。我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他说,岳飞抗金的书上有这里地名啊!我问他,贺兰山在哪里?“踏破贺兰山缺”是么意思?他无语。我笑道,岳飞抗金时,金人还没渡江,何来在你所说的地方抗金?他问,那地名是怎么回事?我说南渡后,这些名字由北方带到南方的!就有点象台湾故宫名字一样,他们打败战了以后逃离,但还惦记着故乡的名字。今日浙江桐乡市,名称来源于此。(浮山石刻古桐乡记载)“桐乡山远复川长,紫翠连城碧满隍。今日桐乡谁爱我,当时我自爱桐乡”。这首诗是1075年王安石被封为舒国公时,写给好友耿天骘《耿天骘惠梨次韵奉酬三首》其中的一首。耿天骘,齐安东城人。王安石次子王旁、孙子王桐都是在这里出生的。曾孙王珏有南宋龙舒郡刻公文纸印本《王文公文集》,“龙舒”证明他们生活在这里。桐乡不是今天桐城市的代名词,桐城名字来源于桐乡。浮山石刻(龙舒郡)传说桐是大宥的长子,大宥也就是历史书说的有巢氏,是夏商时期南鄛的一个氏族部落。由于当时这里没有文字,人没名字,后来不好称呼,就取物为姓。这里称大宥,北方人称有巢,“有”通“宥”。周朝时封为桐国,战国时被楚国灭亡,汉初设为桐乡,属于舒县。明朝设过大宥乡,也写成大有,属桐城县。嘉庆庐州府志《江南通志·地理·庐州府》记载:桐乡,桐山在无为州西九十里,有水道通白湖。渔人用箔取鱼,故又名上箔,葢即《隋志》云庐江县上薄山也,又有下箔山。箔是用竹篾扎成大笼子。渔民在水中摆成迷魂阵,鱼进入迷魂阵后,就出不了,直接进入大笼子。过去从乌金渡口到罗河分为三段,称为三泖:上泖、中泖、下泖。上泖在现在的白柳镇杨家叽,与浮山相对,叫上箔山,也称上泖山,与浮山之间的水段称石渠(石梁),中有小赤壁(《嘉庆庐州府志*古迹》),可惜小赤壁被公路从中切割开了。有下(hà)箔山,又叫下(hà)泖山,在石溪街南边许潭,周边还张泖叽、泖耳叽、中泖叽、顶泖叽,这是过去渔场划分,所以,又有泖湖之称。从女儿桥到泖耳叽为獭溪,叫獭溪湖,獭同濑,现在人写成塔溪湖。桐山为上薄山,现在人叫人纱帽山。张泖叽有亭山,山上有介亭,古为观雁亭。从介亭到中泖叽有木桥,经摩旗墩,桥上有木楼,桥上设关卡,用于收来往过船费,相当于今天的高速收费站。此桥名为板桥,又称獭桥,木楼称万景楼,桥东称东湖、桥西称西湖。我们现在称乌金渡口的地方,古时称禹口,又叫舒口,合称禹舒口,有人读不过来音,读成濡须,有《禹口赋》。说明一下,这里曾经属无为州管辖过,史书上有记载,不再引用,无为也有居巢,为东汉时期设的县,在襄安镇。无为县与现在枞阳县同名的地方很多,如:汤沟、竹丝湖、兰桥、龙桥等。“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来源于此。令狐绹出镇淮南时,50岁的温庭筠被贬到同安,当方城尉,住在拨茅店,他起早上齐安城,鸡叫时就起了床,当他来到板桥时,看到有人过桥留下的脚印,他随口得来此句,意思是说“莫到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据说温庭筠穷迫时,在石溪齐安因醉酒犯夜,竟被巡逻的士兵打了耳光,连牙齿也打折了。他将此事告诉令狐绹,令狐绹没有处置兵丁,他就气愤地回到长安。宋代杨万里当淮东转运使时,来这里写了一首《过獭桥湖》诗:圩路抨弦白,圩沟夹柳青。藻明潜拨剌,日暖冻蜻蜓。只个新茅店,分明是水亭。行来惟恐尽,览处不容停。板桥毁于宋末战火。过去,这里有一条南北马路。从齐安城南门口的齐安驿,后称石溪驿。向南经此桥到会宫、官桥莲塘驿、至枞阳。北经梅树庵至杜牧停车处,过阴安旧城城隍庙,到万安桥,再向东北到无为襄安,向正北过店桥到庐江,向西北经官塥到罗河,过罗河桥可通桐城。从齐安城北到万安桥沿道种柳十里,相传为陶渊在这里当官时所种,白柳镇的柳来源于此。桐乡由古桐国演绎而来,不同时期范围不一样,最大范围包含现枞阳境内大部分区域、桐城市东孔城至新店一带,北含庐江县的罗河、乐桥一带,或含舒城县南一部分。根据大凹山及舒城与桐城市相邻山脉其走势,应该不含桐乡。石溪为桐乡这条通江达淮的古水道中心。我说这湖叫洞庭,现在可能没人相信了,站在石溪看浮山倒影湖中,形成的水中洞庭景象。请欣赏一首姚鼐先生的诗《为王琴德(昶)题泖湖渔舍图即送旋里》:王郎昔居泖湖里,出户观渔并湖水。王郎今作《渔舍图》,纸上芦菰北风起。芦花菰叶风萧萧,烟深不见垂虹桥。水泽朝飞洞庭雨,亭皋暮落吴江潮。江上渔村带寒巘,缓刺轻舟向平远。波静鸣榔月上迟,日斜挂席风吹晚。晓来网得淞江鲈,尊有清酒饭炊菰。芦帘纸阁夜飒飒,风雨坐伴青镫孤。就中隐约画师意,苍茫一叶湖山次。颇似蒲帆别岸初,回头恰见湖中寺。只此丹青貌故山,拂衣归思向云间。秋风夜火松陵驿,唯有渔人认客还。【注】平远,有《秋山平远图》传世。淞江,枞阳长河古称,松源地名还在。我开玩笑说,我们老祖宗真会取名字,许多名字都被别人拿走了,就剩个枞阳没人要。

先生在地方历史方面的研究态度让人敬佩

枞阳是个好名字,石溪也很好。总有像您这样的人专注国学和传统,历史是抹不去的。

先生在地方历史方面的研究态度让人敬佩谢谢关注,问好先生!

枞阳是个好名字,石溪也很好。总有像您这样的人专注国学和传统,历史是抹不去的。谢谢关注,问好先生!

我更爱大安庆!

爱枞阳,爱安庆(爱铜陵爱池州,这一块地方还在这里,这里的人民也在这里。历史是谁也不能改变,应该铭记。国家调整区划,分分合合,是为了更好的未来发展。北方现在有雄安,这里的人民团结努力,未来也许还有铜安,池安呢。我并不喜欢家乡做的太大,那样这里的我们也难以找到乡愁。我觉得适度发展,宜居宜业,富裕文明最好),爱安徽,爱中国,爱世界爱地球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缺乏先生枞阳的人才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