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火车变快了 家更近了

2018-07-03 admin www.chenyaohu.com 阅读(97) 我要评论0

  中国网2月14日讯(记者 陈训迪)回家过年,是每个人忙碌一年的最大心愿。如何回家也成为每年春运的头等大事。在这场中国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活动中,出行交通方式选择渐渐变得更多样性,飞机、自驾、摩托车返乡、报旅行团等等,总之,每个人都自己回家的办法。火车的准点,

  票价亲民,安全系数高,成熟的城镇交通配套设施等多个优势依然是春运回家的首选。而我与火车之间,除了这些便捷选择因素外,记忆中总有些特殊情结。

  小时候,爷爷家离火车站站台就隔着一面墙,我喜欢翻墙到隔壁的站台,蹲在铁道边看远方绿油油的大铁皮靠近,闪着刺眼的白光,拉着刺耳的汽笛声。我遮着耳朵跟小伙伴互吼,同汽笛声比赛谁声音大。对我来说,铁皮箱满载着一种叫外面世界的神秘味道,不仅有新奇的人,新潮的电器,还有好看的衣服,好吃的糖,让我心甘情愿的伸长脖子盼着它赶紧出现。而那时,火车还很少,时间却很慢。

  年纪稍大点,父母带着我坐火车去外婆家过年,才知道绿油油大铁皮里究竟什么样。每节车厢靠两边各摆着一排长长的座椅,跟地铁一样,中间空出一大块空间,没位置坐的都带着小马扎,小孩在过道里追着跑。4个小时的火车旅程停靠十几个山村小站,一停站,车窗外各种小贩叫卖一袋袋的橘子和各种山间零食。每个人的包里也都备着各种食物,很多农妇的大竹框里满满的都是过年年货。

  我最惦记的就是我妈口袋里带了什么吃的和售卖小推车里的折耳根豆腐干和鸡腿。火车于我,就是美食品尝会。那年头,车窗户只靠左右两个小铁扣拴住,可以往上推。火车停靠站,车厢拥挤得无法下车,父母只能把我从窗口塞出去,这才结束了我短暂的火车美食之旅。那时,火车开得太快,时间太短。

  异地上大学的孩子,总有一段绿皮火车硬座经历。西安到贵阳相距一千多公里,几十元的学生票硬座价以绝对实惠的优势使我成为长途火车的忠实粉丝。春运车厢拥挤不堪,气味混杂不明。行李架上、座位下到处都是人,坐车完全拼体力。最神奇的是,售卖小推车总能在无处下脚的车厢开辟出新的道路,人们紧随其后,借机站起来活动下。

  云贵高原和秦岭地势多山的原因,一路都是各种隧道,有长有短,短的十几秒走完,长的需时三四分钟之久。一过山洞,车厢顶的白灯忽闪忽闪变暗。绿皮车里没有空调,换气主要靠开窗吹风,隧道煤渣混合着泡面味扑面而来。车厢里混杂着南北各地口音,就算听不太懂也完全不会阻挡人们介绍各地风俗,再指点一遍江山的热情。人与人之间不熟悉,却不生分,也不会觉得归乡旅程冷清。无论回家的路多么曲折,所有的辛苦与劳累都会荡然无存。

  时代总是向前。如今回家都坐上了高铁。去年,老家的高铁也开通了,回去的旅途由28小时缩短到10小时。昔日的老站台退下舞台,新站台崭新整洁得足以媲美机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