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零售春节返乡观察】不同线级城市的零售渠道变迁

2018-07-06 admin www.chenyaohu.com 阅读(34) 我要评论0

  由于工作原因,平日里我们对于零售行业的感知更多是基于一二线城市的发展情况,这些地方的零售业态多元,电商丰富便捷,购物中心装潢靓丽商品应有尽有,便利店深入到城市的各个角落。然而中国幅员辽阔,不同线级城市,不同区域的生活方式、消费习惯不尽相同,中国零售市场复杂多样。为更全面的认识零售市场,招商证券零售研究团队特利用春节返乡期间,从不同侧面观察低线级城市零售行业发展情况,形成家乡零售观察系列随笔,希望为投资者更全方位的展现中国零售市场图景。本篇选取广东东莞、安徽铜陵、山东滕州、湖北宜昌五峰镇四个样本观察不同线级城市的零售渠道变迁。

  广东东莞:购物中心发展的喜与忧。近两年,东莞的购物中心发展迅速,最明显的变化是各商圈内部的购物中心密集度明显提升,服务和功能也日益齐全。其次,商圈内差异化定位趋势明显增强,满足不同消费者的消费需求。还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在冷清的街道还是部分黄金地段,商铺空置率高企的现象在东莞屡见不鲜。如何在众多相似的购物中心中求同存异、突破重围将会是各商业企业未来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安徽铜陵:四线城市的零售多业态发展。铜陵近几年发展的一大趋势是零售业态的增多与升级。消费者呈现出多点分散、多渠道的购物趋势。传统百货呈现差异化竞争,城市发展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前来“掘金”。早期的合肥百货和后来者安徽置地、雨润集团在市中心地区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另一方面突破空间约束,消费者活动范围扩大,由于铜陵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民众总体空闲时间较多,大家更注重商品的质量和现实可视性而非便利性,人们偏向于出行去购买日常快消品而不是选择线上电商。

  山东滕州:零售渠道的变迁与消费升级相辅相成。近些年零售业的变革也逐渐渗透到滕州这类县级市中。2017年新开的中万国际广场引入大润发并集合了餐饮、娱乐等体验业态,成为市民休闲购物的中心。银座商城根基深厚目标客群为购买力较强的居民。除此之外,滕州市还有一些具有地域特色的本土零售商,面对外来大品牌入驻和居民消费升级也在积极转型升级。另外,互联网附能的“新零售”也在三、四线城市出现,比如君瑞城引入“新零售”品牌“每天生鲜”,同步运行线上APP,开通“每天到家”“每天帮厨”及新型仓销售新模式。

  湖北宜昌五峰镇:乡镇地区的零售变革。过去,五峰百货和惠多多超市由于位置和品类优势是最受欢迎的购物地点,小型副食超市、夫妻老婆便利店作为辅助。近年,家乡的百货在渐渐衰微,而超市依旧保持着竞争优势。主要由于1)品类不同,超市管理更为规范合理,快消和生鲜更能抵御电商冲击。2)该超市门店更能顺应时代潮流做出积极应对。从今后发展来看,随着新零售在一二线城市的快速发展以及乡村振兴政策的逐步实施,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业态可能会在镇上逐渐兴起。

  广东东莞是2017年新上榜的新一线城市之一。此次春节返乡观察,发现中心城区(南城区和东城区)的几大商圈的购物中心密集度明显提高了很多,身边人的消费偏好和消费能力有了很大的变化,真实地感受到东莞较其他珠三角城市而言的确是有了作为新一线城市的活力和潜力。

  就以最熟悉和最常去的东莞大道与鸿福路交汇处的商圈为例,在2016年东莞首个地铁线号线家购物中心、美食广场等。其中,最能代表东莞近年来购物中心变化发展的即东莞最大的商业物业——第一国际。

  第一国际位于东莞市市政府旁边,紧贴市政府新行政办公区、东莞国际会展中心、东莞玉兰大剧院等中央文化区,世纪城别墅区、西平居住区等大型居住生活区分布周围。第一国际商业物业分为财富中心、百安中心、汇一城购物中心和海德广场四个部分。

  随着地铁线的开通运营,第一国际的尝悦荟美食广场、天河城奥特莱斯、海德壹号购物广场和酒店的开业,鸿福路商圈渐渐有了更完备的商业业态,功能也越来越齐全。现在的东莞人,不仅能在第一国际解决一日三餐和下午茶、夜宵,还能在这里一站式购齐所有的生活用品和衣服鞋帽等,甚至还能在周边的玉兰大剧院、东莞图书馆、莞香文化街区满足丰富的文化需求。

  最早让东莞人有了“南城区开始变成东莞的城市中心”印象的便是2011年开业的汇一城购物中心。汇一城中心是在万达商业进入东莞之前最有综合性特点的商业中心,同时兼备永旺超市、百货、电影院、餐厅等多种业态,成为了很多东莞人心目中的“万能商场”。

  今年春节又去汇一城逛了逛,发现商场里业态的分布有了很大的变化。二层许多的服装店已经改装为饮食店,饮食区域的面积大大增大,甚至延伸到了原本以儿童服装店、电影院和滑冰场为主的三层。也许是老广太爱吃了吧,加上网购给实体零售带来的冲击,让购物中心也不得不向美食中心转型。

  第一国际一期物业——财富中心自由港在2010年至2013年经历了和其他实体零售行业一样的低迷阶段,直到2013年,第一国际的财富中心才作为地铁口核心商圈重新焕发活力。经过改造后,新增的奥特莱斯和美食广场可以说是第一国际经历低迷后打的一场漂亮的翻身仗,身边很多在第一国际附近上班的同学朋友都喜欢到尝悦荟解决一日三餐加下午茶,许多东莞人也对奥特莱斯这种业态有了更深的了解。说实话,在东莞,还没有像天河城奥特莱斯这样成熟、有知名度、大型的奥特莱斯让人印象深刻(除了东莞随处可见的“工厂店”),甚至在东莞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家人都不清楚奥特莱斯是什么。

  此次春节观察更大的一个感受是各大商圈的购物广场分布越来越密集,数量越来越多,最直观的现象就是在各大商圈停车的排队时间越来越长,原因当然是由于各个商场都集中在一个区域带来的交通拥堵。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商圈也开始了差异化定位的转型进程。

  正如图中所示,除了第一国际的四大商业部分外,在地铁2号线家购物中心——台商大厦的KINGMALL和正在建设中的民盈山·国贸城。KINGMALL于2017年12月开业,虽然目前尚未吸引很多人气,但该商场的特点非常明显,商场定位在东莞的中产消费者,装修风格也非常凸显轻奢、小众的特点。此外,KINGMALL还为东莞带来了三家品牌的国内的首家旗舰店——大型体验式家居专卖店环美生活馆、KCFriends儿童空间、呈味空间徐福记升级旗舰店。

  在建的民盈山·国贸城则试图通过引进CGV影院、永辉Bravo、Big Zone、覔书店、MICHAEL KORS等品牌,力求满足各年龄阶段、各消费层次的需求。但毕竟还没有开业,周围人对于这个商场的印象还只停留在“会展中心对面建了很多年的那块地”而已。

  而早已运营数年的汇一城购物中心,则始终把目标人群定位在年轻、白领、有车一族上。想必相当一部分在南城区、东城区上过学的东莞人都把汇一城当做过学生时代周末“逛吃”的“根据地”,即便是离开了校园,工作后还会到汇一城聚聚。

  东莞从来都不是一个城市中心突出的城市,包括近年来对南城区、东城区、万江区所谓的“东莞新中心城区”、“东莞CBD”等定义都未必能获得大部分东莞人的认可。由于东莞的行政区划和其他城市不同,主要由镇级的行政单位构成,加上往年各镇区的工业发展方向各有不同,东莞形成了点状的商业圈。

  东莞商业发展分散度较高,形成了城镇及街镇“两大派”。一派是以MALL为中心的(城镇)成熟核心商圈——包括东莞市新规划的“新城市中心”的南城商圈、东城商圈、莞城商圈、万江商圈等;另一派则是以区域型商业中心为主的(街镇)潜力非核心商圈——包括经济比较发达的虎门镇、长安镇、厚街镇、塘厦镇、大朗镇、常平镇、寮步镇等。

  据赢商网统计,2018年东莞将有13个商业项目计划开业,商业体量近百万平方米,数量、体量较2017年计划开业商业项目均有增多(2017年东莞计划开业商业项目8个,总体量超30万平方米)。

  从项目分布区域来看,东莞的南城区较为集中,有4个项目开业,而其他镇区则有更多的项目计划2018年开业。虽然身边很多在镇街生活的朋友都是“有车一族”,东莞市的公路网也是全广东省最密集和便利的,但“家门口”的商业中心当然会比要驱车半小时才能到的“中心城区的商场”要来得便利,更何况“镇上的商场”水平也不差。

  从图5中可以看出,东莞的购物中心数量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但另一方面,根据笔者的直观感受,无论是在冷清的街道还是部分黄金地段,商铺空置率高企的现象在东莞屡见不鲜。

  以商业形态成熟的南城区西平地区为例,这里各层级住宅区汇聚,人流和车流量都很大,周边餐饮娱乐设施也随之跟进,在2013年左右达到了顶峰。然而,兴旺一时的商铺开店潮兴起之后,随即进入到关门歇业的阶段。在西平宏图路一带,无论是曾经生意红火的“网红”火锅店、还是老广最喜欢去的“大排档”,从2015年开始纷纷易主和关闭,直到2017年末还能听到亲戚家租用的店主要转让店铺却无人接手的消息。

  实体餐饮业态都已经出现这种情况,那么越来越多的向餐饮中心转型的购物中心是否能在“倒闭大潮”中存活下来呢?更何况,如何在这么多相似业态构成的购物中心中求同存异、突破重围也必定是个困难的问题。

  安徽铜陵曾是全国最小地级市,总面积1113平方公里。铜陵位于皖江经济带的中心地段,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得益于优越的地理位置(长江中下游港口城市)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人民生活水平普遍较高,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铜陵的人均机动车保有量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2017年铜陵的人均GDP达到73052元全省第三,所辖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则分别为33283元和13145元。

  春节期间,最大的感触就是家乡零售业态的升级与多元化。淘宝、京东等线上电商倒逼主城区的传统百货业态升级,而开发区也因为引进了万达广场和永辉超市吸引了不少年轻人过年前去一探究竟。于是人们不再限于像往年那样,去步行街、百货大楼购物,而是呈现出多点分散、多渠道的购物趋势。

  铜陵的第一家百货大楼于1997年开业,此后在2003年由合肥百货大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管升级,改名为百大购物中心,营业面积3.2万平方米,经营品种十万余种,主营服装女鞋。在合百所在的长江路上,有着老市政府大楼、铜陵的第一家麦当劳、肯德基等等,所以以前人们常常将这附近视为社交娱乐中心。得益于优越的位置和便利的交通条件,十多年来合百一直是铜陵人民购物、休闲的好去向。

  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及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铜陵这块宝地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前来“掘金”。安徽置地、雨润集团分别于2012年、2013年进入铜陵,开发了置地财富广场及雨润中央商场,在市中心地区与合百形成三足鼎立之势。财富广场引进了铜陵的第一家全聚德和乐购超市,全聚德开业之初吸引了大量市民尝鲜,而乐购超市则凭借其先进的管理经验和相比于传统世纪联华超市、家得利超市更为丰富的产品品类,拉拢了许多客流。只是由于后来招商不利,加上全聚德出现的老板变故,财富广场很快沉寂,全聚德已经倒闭,只有乐购超市因为华润资本的注入持续稳定发展。而雨润中央广场则发展更为牢靠,其引进了铜陵第一家必胜客、哈根达斯门店和幸福蓝海影院,集饮食休闲、娱乐体验、珠宝消费为一体,成为铜陵新型的城市综合体。其全客群的定位也可以说覆盖了铜陵的整个主城区人群。近年来因集团管理层变故受到了影响,铜陵第一高楼的建设项目也已经停工,但是雨润中央商场仍然是铜陵年轻一代的社交首选。

  相比之下,较传统的合肥百货中心聚客效应较弱,从而被分掉了许多流量,为了改善局势,合百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实现差异化竞争,吸引顾客,与购物中心共存。入驻品牌上引进了DQ、棒约翰等知名餐饮店,为消费者在逛街之余提供休闲空间;逢节假日会举办户外主题文艺活动,邀请一些明星如郭峰、马滢前来助阵实现聚客;改变一楼以快时尚吸引客流的方式,坚持主打性价比高的女鞋,通过数量众多、不同价格层次的鞋类打造自己的知名度。总而言之,合肥百货集团正在利用其在安徽境内的影响力和资源,持续为百大中心注入活力。

  这次春节返乡,感受到随着机动车的普及以及多交通路线的开拓,人们生活半径在不断地扩大。三四线城市缺乏聚集人群的商业区和商业中心,各个传统零售业态也较为分散。同时由于铜陵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民众总体空闲时间较多,大家更注重商品的质量和现实可视性而非便利性,所以人们偏向于出行去购买日常快消品而不是选择线上电商,即使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同时逛商场、逛超市也被人们视为一种社交娱乐方式,通过筛选一个个可见的商品,比较其质量、价格并与家人一起讨论购买决策,这是线上电商所没有办法提供的体验。

  今年在郊区新开业的万达广场成为人们采购年货的好去处。其外立面装潢艳丽,内部则分成各种主题装饰,吸引了各年龄段的人群。万达广场上下共五层,地上四层,地下一层,四楼为万达影院,标高5.1米,共10个放映厅。门店方面,针对孩童设有万达孩子王,针对年轻人则有各种饮食、新奶茶如觅糖潮、煎饼侠、卡旺卡。而在零售业态方面,目前铜陵的第一家永辉BRAVO超市已进驻,同时也有安徽本土化品牌三只松鼠的线下门店。

  不得不说,过年期间永辉超市挤满了人,因为铜陵人都很好奇这个以高性价比的生鲜、海产出名的超市究竟是什么来头。笔者也抱着试验的心态慕名而来,发现这里的水产区、面点区很有特点,因为铜陵是内陆地区,除了极高档次的饭店,很少能见到新鲜的海产如波士顿龙虾、面包蟹,可见永辉的全球供应链技术已经非常先进可以保证将海产运到内陆甚至全国各个地区。笔者也尝尝鲜,买了一个两斤多的三文鱼头带回家炖汤,只花了30多块。鱼头比较新鲜,做出来的味道那也是极好的!

  滕州市隶属山东省枣庄市,是山东省第一个以市命名的县级市。交通便利,地处江苏省、山东省、河南省、安徽省四省交界处的淮海经济区中心位置,且在京沪高铁线中点处。GDP在山东省同级地市中排名前三,是山东省人口最多的县级市,全国百强县(市)之一。

  2017年,滕州市消费品市场平稳较快发展,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突破440亿元,实现446.2亿元,占枣庄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45.4%,比上年提高0.1个百分点;同比增长10.3%,分别高于全国、全省、枣庄市0.1个、0.5个和0.2 个百分点。

  2017年滕州市限额以上单位实现商品零售额93.0亿元,同比增长11.7%,高于全市增速1.4个百分点。其中,中西医药品、石油制品、烟酒、日用品等商品销售增速最快,同比分别增长27.9%、22.5%、17.2%和16.9%,均大幅高于全市平均增速。限额以下单位实现商品零售额353.2亿元,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79.2%,同比增长10.1%。

  2017年滕州市乡村消费品市场实现商品零售额93.4亿元,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20.9%,占比较上年同期提升0.9个百分点,乡村消费的份额逐渐扩大;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2.4%,比上年同期提高2.2个百分点。城镇消费品市场实现商品零售额352.8亿元,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79.1%,同比增长10.0%,拉动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7.9个百分点。

  2017年全市实现餐饮收入48.0亿元,同比增长13.3%,高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3个百分点;实现商品零售额398.2亿元,同比增长9.9%,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89.2%,依然是支撑消费品市场的主要力量。

  随着经济发展和居民收入提高,滕州市的零售业经历了许多变革。目前,主要有银座商城(西馆)、贵诚购物中心、家家悦、中万国际广场、美铭广场(本土家居零售)以及小型供销社等。

  2000年前,友谊商场和时代超市,是城镇居民购买商品的主要渠道,还有以日用品和化妆品为主的百信超市和正大,以及家电零售三联商城等。虽然后来有屈臣氏、苏宁等竞争者在滕州市开店,但对于广大消费者来说,百信超市和三联已成为滕州市民购买商品的“定点单位”。后来友谊商场改制为京泰购物中心,但因经营不善目前已成为服装专卖商城(搭配超市业态)。2010年左右,乐天玛特在滕州开店,并且由于其物美价廉及良好选址,成为人们购买时蔬生鲜等食用品的首选,后来也关店。

  如今,滕州市零售业百花齐放,有以百货业态为优势的银座商城,以及新兴购物中心中万国际等,新入驻品牌比如红星美凯龙、大润发等吸引消费者的同时,也与本土企业形成良性竞争,促进改革和消费升级。

  另外,滕州市也有珍爱商城和伦达国贸两家以批发搭配零售为业态形式,这两家商城主打批发,因此吸引了周边及外地的零售批发商或经销商,同时也因为其价格低廉也吸引一部分消费者直接购买。

  城镇居民的购物渠道主要选择银座商城以及贵诚购物中心,2017年新开的中万国际广场(拥有大润发)吸引了很多顾客,对银座和贵诚的原有客户群造成了分流,选择这三家零售进行简要对比。

  银座、贵诚以及中万国际广场都选择在城市商圈,人流量大交通便利,虽然居民区已向城东扩展,但居民依然会选择城西作为休闲和购物的区域。其中银座商城在城中居民区集中的位置开了一家分店,主要销售蔬果生鲜和日用品等。

  中万国际广场开店之前,银座的销售状况相比贵诚更具有优势地位,银座商城主要的定位为百货,化妆品和服装品牌比贵诚多且更加规范,价格也相对较高,并且目标客群也是滕州市购买力较强的消费者。贵诚在开业之初虽然也有较多品牌,但其入驻的品牌相较于银座偏向中低端,后来经过多次调整,商城专柜主打品牌折扣,并且入驻了一些知名度较低的品牌。

  银座在滕州市开店也经历了关店扩建的调整,2010年左右,银座在城市商圈开了新店,就是现有的银座西馆,并对银座东馆进行了品牌调整(现银座东馆已经关店,改造为美食广场),改造后的银座东馆定位为精品购物,引入一些高端品牌,并把一些消费者偏年轻化的品牌移至银座西馆。由于网络购物兴起,并且两家银座百货店品类有一定重合且成本上升,调整后的银座东馆经营状况不佳,其精品购物的定位也未充分考虑到城市居民的主要消费需求,最终面临关店。

  中万国际广场也是市政府重点打造的现代服务业项目,大润发位于中万国际广场的负一层,除了有一些服装品牌入驻以外,集合了餐饮、影院、亲子乐园等娱乐休闲业态,成为家庭购物消费的首选。从开业至今,日均人流量超过了银座和贵诚。

  银座商城(西馆)和贵诚购物中心主打百货,重心在服装、箱包的销售。中万国际广场为新兴购物中心业态,其重心在餐饮加娱乐等体验业态。

  银座商城扩建的时期也是滕州市居民消费购物需求转变的时期,许多家庭对品牌有了更多的认识,而不仅仅追求价格低廉。虽然滕州市经济较周边地区发达,居民购买力也稳步提升,但相比二、三线城市仍有一些差距。

  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也渗透到了小城生活中,现在移动支付在滕州市已经得到普及,各个零售商也开始重视微信会员、线上广告投放以吸引消费者。

  在消费需求上,由于年轻群体对于高品质生活有强烈需求,滕州市本土零售超市也在积极转型升级,比如百信超市,设立国际品牌专区吸引中高端顾客,并且重视体验式服务,培养自有的美导团队。百信超市现已发展成为集洗涤、化妆、服饰、百货于一体的大型超市,在滕州拥有10家直营店,遍布市区商圈及下县乡镇。

  通过对比滕州市与一、二线城市零售行业可以发现,如今三、四线城市在消费升级和购物需求上具有巨大的空间,电商对于卖场的冲击并不明显,居民对新兴品牌具有极大的热情。相较于大城市“足不出户”的购物方式,滕州市居民更重视卖场体验,“逛街”对于欠发达城市居民来说是一种重要的休闲娱乐方式。出行成本低并且交通便利使得城市居民宁愿去较远的商超购买价格较低廉的商品。随着城区的扩建改造,也出现了一些社区生鲜超市,这类超市并不具有规模,多为夫妻店形式。

  总体来说,滕州市对于产业投资者仍有极大的吸引力,大型零售商在新开楼盘和城市新区正在积极布局。比如君瑞城引入 “每天生鲜”,颠覆对“集市”的传统观念。同步运行线上APP,开通“每天到家”“每天帮厨”及新型仓销售新模式。“每天生鲜”未来计划发展自营连锁模式,围绕打造城市半径100公里内的自营连锁生鲜超市,实现自有配送中心——物流——门店——社区仓——冷链配送一体化的生鲜超市连锁业态,分店辐射范围将达到济宁等周边地区。

  目前,遍布滕州市的共享单车以及移动支付,线上线下的融合也在小城体现,相信未来随着智能科技对零售的附能,也会帮助加快城市化进程,带动区域经济升级与发展。

  湖北省宜昌市的五峰镇是一个中国中部地区的普通小镇,是全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旧县城的所在地。镇上人口约4万人,面积456平方公里。主要经济产业为乡镇企业和农业,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4500万元。大多数居民为农村户口,人均收入较低。

  家乡的主要零售业态为超市、百货、小型副食超市、夫妻老婆店等。由于小镇上人口少,客源不足,因此一些消费品市场需求不高,一般的大型超市、百货并没有进驻到镇上。超市以惠多多超市、天池超市、雅斯超市等小型超市为主。由于近年来县城迁至渔关镇、学生及多数年轻人向市区及一二线城市迁移,镇上人口流失严重,雅斯超市和天池超市生意惨淡,渐渐退出市场竞争,惠多多超市由于地处镇上中心位置,商品品类比较齐全,顺应时代发展变化,是目前镇上规模最大的超市。五峰百货是一家私人承包的百货大楼,售卖各式各样的日用商品及服饰鞋包。过去,五峰百货和惠多多超市由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商品种类齐全,产品品质和服务值得信赖,是人气最旺、最受欢迎的购物地点,小型副食超市、夫妻老婆便利店一般规模不大,是辅助的零售业态。

  近年来,家乡的百货渐渐衰微,人气和客流明显不如十年前了。而超市依旧保持着竞争优势,而且生意更加红火了。究其背后的原因,有以下两点。

  1)百货大楼和超市售卖商品的性质不同,电商分流影响有别。百货提供的商品主要有鞋包服饰、家具电器、日用杂货、儿童玩具、珠宝首饰等。一方面,电商崛起,人们的消费习惯慢慢改变,更多年轻的消费者倾向于通过网络电商渠道购买服装、鞋包、家用电器等商品,导致百货销售业绩下滑。另一方面,一些服饰、鞋、包、电器的小型专业品牌连锁店崛起,这些零售店更具专业性和品牌效应,对于百货来说也有分流效果。而惠多多超市提供的副食、生鲜、水果蔬菜等为生活必需品,这些产品对新鲜度效果要求较高,不适合从网上购买。且小镇离一般网店的分销中心较远,快递运输耗费时间长,对于食品类的产品,居民一般不会选择从网上购买。惠多多超市提供的日用品、副食、生鲜蔬果等品类齐全,消费者可以在超市一次性购齐所需产品,方便省时。此外,不同于菜市场或个体小贩,超市的商品都是明码标价,价格合理,管理规范,大家更愿意在超市消费。

  2)时代发展变革迅速,居民消费习惯改变,百货并未随之做出反应,但超市却紧跟时代潮流,顺势发展。近十年来,产品更新速度快,但百货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革和创新。百货大楼装修比较陈旧,内部陈设布局和商品种类基本未发生很大变化。而近几年惠多多超市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一方面,商品和服务种类更加多样化。以前超市主要售卖日常生活用品、副食、酒水饮料、家居家装等,16年经过一段时间的整修,又增加了肉类生鲜食品、蔬菜水果、面包烘焙,门口增加了抓娃娃机以及照大头贴的地方。入口处新设了储物柜,方便寄存随身物品。同时,近年网络支付兴起,惠多多超市也开始率先支持微信及支付宝付款。此外,超市偶尔会推出一些优惠折扣活动或银行卡联名促销活动,增加销量,扩大影响力。

  当前小镇的零售发展还比较落后,人口流失严重,居民消费水平还比较低。镇上居民整体生活水平和文化程度不高,实体零售受电商影响相对较小。面对超市的快速发展,百货业亟待改革,跟紧时代步伐。百货需更新商品种类,加大内部管理和整改,允许支付方式多样性,同时,在当前消费水平下,价格优势也会成为吸引消费者的关键因素。生鲜蔬果会继续在超市大规模销售,日后品类可能会更加丰富。此外,随着新零售在一二线城市的快速发展以及乡村振兴政策的逐步实施,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业态可能会在镇上逐渐兴起,新的零售模式在未来可能会慢慢渗透到小镇居民的生活中。无人便利店成本低、易覆盖,也有可能成为农村新零售的发展方向之一。

参与评论